最新新闻:

安信信托闪崩计提近11亿资产减值损失5.5亿

时间:2022-05-13 11:01:12来源:网络整理

3月31日,在停牌5天后,安信信托再次宣布停牌。投资者坐不住了,在网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其中提到安信信托的240名自然投资者于3月5日实名签名,明确表示不接受破产清算,并要求安信信托重组以确保安全支付。

根据公开信息,安信信托已知的逾期信托项目规模可能超过300亿元。

此前,安信信托在回复上交所问询时称,2019年5月20日至9月30日,公司管理的87只信托产品已到期,金额230亿元,其中普通的。兑现58个,金额65亿元;到期未清算信托项目29个,金额165亿元。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已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增至276亿元。

此后,安信多款产品再次违约:2019年11月安信安盈11号、瑞盈64号、蓝天3号逾期,本金约23.500万元; 2019年12月,安信信托发行的安信安盈42已逾期。

不仅如此,Essence Trust 最近还有两次投资失败。

2018年初,安信信托以每股12.744元的价格从银基传媒实际控制人肖文阁手中接手上市公司1067股1.68万股(占银基传媒总股本的6.03%),转让总价为13.61亿。但几天后,银基传媒股价“闪崩”一路下跌,最终安信信托累计资产减值损失近11亿元。

另一方面,踩雷中鸿要求安信信托计提5.5亿元的减值损失。根据安信信托4月29日审议通过的《关于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的议案》,“中鸿卓业集团有限公司”因经营状况持续恶化而持续恶化,导致安信信托持有的债权于2018年底到期。重大违约。

伴随逾期诉讼频发,安信信托因“落后信”被多家金融机构指控。

今年3月13日,安信信托发布《诉讼公告及初步诉讼进展公告》,称公司新增4起案件,仍在审理中,案件数量为2起[email protected] > 7亿元来自黑河农商行、三峡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中国长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分行、浙商银行,诉讼余额2.3亿元,5亿元,4.1亿元和11.2亿元。

相关诉讼案件主要是安信信托对信托受益权购买人的担保、远期转让或出具流动性支持函等担保承诺。同时,未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对贷款债权的处置和催收也是起诉的原因之一。

除上述4份起诉书外,安信信托今年1月22日收到7份起诉书,涉案金额高达15.36亿元,包括湖南高速集团财务公司和3家城商行(长沙、邢台、营口)。

此外,早在去年12月16日,安信还收到了自贡银行、上海墨一资产和交银国际信托三份起诉书。担保承诺以转让或出具流动性支持函的形式提供。其中,交银国际信托提起上诉,判令被告支付原告信托收益转让价款4.14亿元,受托利息3722.010,000元,违约金9.703.8万元,自贡银行请愿支付1.5亿。

除了巨额的逾期项目和诉讼费用外,业绩更是爆发式增长。

安信信托2019年半年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421.59万元,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1.157.57万元。今年1月22日,安信信托表示,预计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仍为负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0亿元至-35亿元,将继续亏损。 .

川商高天国的背影

虽然现在面临诸多“困境”,但安信信托也有“高光时刻”,2013年至2017年,公司净利润为2.8亿、10.2亿、1 7.2亿,30.3亿,36.7亿,这个速度是同行无法比拟的,再加上主动管理业务的飞速发展,安信信托向来为人所知作为信托行业的“黑马”。

在这种情况下,安信信托背后的大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高天国呢?

他的房地产起步很糟糕

拥有上海海通证券大厦的高天国绝不是一个普通人。出生于四川阆中,做房地产起家。中建七局任副局长,后出海经商。他抓住了海南楼市发展的黄金时期,迅速积累了大量财富。

然而,1990年代海南房地产泡沫破灭后,他创办的“海南世通”也未能幸免,海口“永丰花园”十余年未完工。

之后,高天国先后移居河南、北京、昆明、成都,成立了百货连锁店“前村百货”。其中,1997年开业的昆明千村百货曾一度红火,但很快就衰落了,还欠着不少金融机构的贷款。不过,他却擅长跳出金蝉的壳,通过债权转让化解了贷款危机。

当昆明百货业陷入困境时,高天国又搬到了上海。有人曾将高天旗下子公司的打戏归咎于不良资产业务,是“不偿还贷款、银行剥离坏账、资产公司处置、低价收购”的老套路。其中,成立于1999年的上海“国之杰”也是高天国运营资本市场的主要平台公司。高天国后来拿下安信信托,也就是当时的鞍山信托,顺势而为,带领安信信托业务快速增长,一度使安信成为信托行业的佼佼者。

调动资金找人接盘

此外,高天国化解经济困境的伎俩也颇为巧妙。众所周知,中弘股份最终在海南退市,但回头看,中弘股份在海南的三亚小洲岛酒店项目可以说是接盘受难。

事件要追溯到2007年,高氏旗下上海国之杰通过多轮注资获得三亚小洲岛酒店公司59%的股权,随后斥巨资开发小洲岛。 ,小洲岛酒店建成后将命名为海南三亚喜来登酒店。然而,与许多土地复垦项目一样,一场猝不及防的海南环保督查风暴,让项目戛然而止。小洲岛项目于2014年3月停工,高天国的巨额投资也陷入困境。

面对资金僵持,高天国凭借高超的身手,让中宏股份愿意接手。当时,中弘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太阳公司出资4.34亿收购国之杰持有的三亚小洲岛酒店公司59%的股权,获得了三亚小洲所欠债务的本金和利息。岛给高天国1的关联公司5.41亿元的50%,即7.7亿元。累计售价约12亿元。高天国成功摆脱了这个烫手山芋,还挺划算的。

但是,当事情出错时,一定有恶魔。果然,在安信信托的迅雷项目中,有中宏股份。此前,中弘股份公告称,安信信托对中弘股份逾期资金1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为7666.67万元。本金尚未到期。

此外,安信信托公告称,2018年底,中宏关联方中宏卓业有一笔贷款无法收回。金额为5.5亿元,计提减值准备100%。除上述项目外,安信信托与中宏卓业还有其他信托基金关系。

这样,事情就变得显而易见了。中弘股份以安信信托的资金接手了高天国三亚小洲岛的要约。据悉,在安信信托的118亿违约金额中,涉及的房地产高达100亿。

为朋友在两边各放一把刀

除了善于让自己摆脱困境,高天国为朋友消灾解难的能力也是必须的。

2018年1月,银基传媒发布公告,大股东肖文阁拟以约13.6亿元的转让价格向安信信托转让1.6亿股。转让价格约为12.75元/股。在印记传媒经营不善的关键时刻,安信信托愿意花13.6亿真金白银收购一家与其无关的广告公司6.03%的股权。自己的事。原因实在是让投资人费解。

如果非要解释的话,可能要归功于印记传媒的老板、前川股首富肖文阁和高天国,他们都是蜀商,互相同情资本博弈者。用公司的钱帮朋友套现,在忠诚度上,高天国也当仁不让。现在,印记传媒陷入退市的泥潭,安信信托的巨额投资也将化为泡影。

爆炸之后,是安信信托输了,那么安信信托的钱从哪里来?最终吃亏的是背后的投资人。

看来高老板是精通资本市场割韭菜的游戏。

在柜台下秘密授予,事件发生了。

2011年,高天国通过其子公司上海国志杰进入恒丰银行股东名单,持股比例为2.03%,2014年持股比例提升至4. 75%,但后来司法机关在审理和调查恒丰银行原董事长蒋锡云多起犯罪案件中提到:2004年至2013年,江锡云利用恒丰银行董事长的方便,为江苏正阳置业有限公司、高天国等公司和个人购买恒丰银行股份、申请贷款等,向上述公司和个人索取或非法收受财物,合计等值到6037.4万多元;

其中,蒋锡云与被告人、原恒丰银行行长助理、财务总监赵春英共同收受高天国2300万元。时代变了。 2018年7月,蒋锡云因贪污被判刑7.5亿,而已清空恒丰银行股份的高天国则安全落地,躲过了劫难。

连续百亿官司,信任老板高天国女儿出局

[email protected]>

高天国(左)、刘静(右)夫妇和独女高超(中)

3月25日,界面独家报道,多位独立消息人士告诉记者,安信信托副董事长高超近日申请辞职。目前,安信信托总经理王荣武负责财富中心,副总裁梁庆德负责催收。

2019 年 6 月,Essence Trust 被曝部分产品付款延迟。当时,安信信托以长达15页的公告回应上交所“九问”,称实际未支付金额高达1.17.6亿,并非越多越好。新闻报道的人数超过 60 亿。

2018年是安信信托“踩雷”之年。让投资者愤怒的是,2017年,公司人均年薪达到166万元!其中,副董事长高超,实际控制人高天国的独生女,2018年居然加薪116.6万到374.9万。安信信托的高待遇众所周知在行业中。事实上,此次辞去副董事长职务的高超,已于2019年5月辞去安信信托副总裁一职。有媒体爆料称北京安信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近年来,她来到安信信托工作北京安信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开着保时捷上班,并没有参与太多管理。”

对三大重组方案不满,重大事件暂停或有新进展?

监管方面,上海银保监局自2019年7月起“进驻”安信信托。目前,银保监会驻安信工作组对其资金流入流出进行监管。现场与公司人员一起处置有风险的项目。

安信信托的重组方案之前有过三个选择,但都没有定论。

首先,广州金控与澳门组成联合体进行收购。收购完成后,安信信托可能更名为“大粤湾信托”。 “广州金控已经做了尽职调查,但这个计划需要安信信托将注册地迁往广东。”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

其次,上海多家国企组成联合体收购,可以保证安信信托的信托牌照留在上海。

三是财新网报道的中国银行和上海国企的收购案。按照目前与涉案金融机构打交道的思路,中国银行极有可能作为“债转股子公司”——中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入驻,并派出管理团队接管。 “这个方案需要银保监会牵头。”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此前高天国曾多次向银保监会求助,但沟通效果未知。

一位知情人士也透露,“监管部门前期提出了好几个建议,都被高天国拒绝了。”越来越多的机构纷纷提起诉讼,股权重组的对价方案也变得难以商议,很久没有人做出决定。

声明: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修改或删除处理。

图文推荐

热点排行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